我心中的老师(一)
发布时间:2014-12-31作者:科研培训处

高二(3)班 陈劲松

    我还记得我在和初中的离别赠言里写道:我遇到许多可敬的老师,有的活泼,有的深沉;这个怪异,那个幽默。但很快地,他们已在时间之河的另一头,他们留给我的是一颗感恩的心。

    步入高中,我又认识了许多老师,我总认为老师是可畏又可敬的。记得在一节地理课上,老师默写有关前一节课的内容,老师问了三个问题,但我没有丝毫印象,一个没默出来,待到默写本发下来,只见三个红叉,心里好不伤心,但我又吃惊地看到默写旁写了个显眼的60”,我能想象当地理老师打下三个红叉后,又翻到封面,看到上面的名字,犹豫了一会儿,又翻至默写,写了60”。我明白老师这是给我的警告和勉励,我感激于老师给了我一次机会。

    高中老师的关心无微不至。一天,同学们在上完四节课,肚内早已空空,我们排着队去吃午饭,班主任伴着我们去食堂,当我们迅速地拿出盆子时,班主任瞥见有几个长凳没放下来,便赶上前把凳子一个个的小心放下,我和几个同学看到,我相信他们一定和我一样,肯定格外感动。班主任又在餐桌旁等待同学们打饭回来,她等待着所有人的到齐,若少了一个,她就询问同学,那位同学就大声回答。

    升至高二,就意味着与高一的别离。有时我看到我的高一老师,我便大声打招呼;有时当我的老师经过我,我埋下头去,也会霎红了脸。我怀着对以往老师的怀念,却又不敢表达,我对我胆小的性格感到厌烦。还记得与高一班主任告别时,我是拉着母亲去的,我拽着母亲到班主任跟前,母亲把我不舍的心情都表达出来,我面对着即将见不到的班主任,眼眶里隐隐盈着泪,班主任说:没事,我们高二还可以见面,暑假里多做做难题,有问题可以问我。我深深的点了点头。

我有许多令人难忘的老师,他们给予我的关爱并非这点木讷的文字所能尽言,但我着实感激着他们,发之肺腑。

 

       

         高二(1)班  李施佳

我不是你最出色的学生,而你却是我最尊敬的老师。

鲁迅遇到了藤野先生,毛泽东不能忘记徐特立先生,居里夫人在获诺贝尔奖时更加感谢她的中学老师欧班。古今中外,许许多多的古人感恩着老师,因为是老师造就了他们。
一支粉笔,三尺讲台加上含辛茹苦的背影便是老师的形象。古往今来,赞美师者的篇章已不胜枚举,因此,对老师的形象我已觉寻常。

或许,我们都是先用眼睛认识老师,而后才是用心读懂老师的。高一的班主任于我有着很严厉的形象,尽管平日里,我们总是笑脸相对,我也不觉亲切。起初,对待我的这位班主任,我不是信任,不是尊敬,不是爱戴,取而代之的却是怀疑,猜测与挑剔。班上有一个成绩不尽人意并且很调皮的男孩子。我总能在下课时看到班主任在他的附近来回走动,一天到晚关注着他管着他,每天都能听到班主任喊他的名字好几遍,我们听着都烦了,心里更烦他。

眼睛有时真的会欺骗我们,或许我们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她。周末返校,并无作业,班主任便带我到办公室帮忙。我并没有太在意,但岂知这一次的帮忙正让我真正认识到了她的内心。

到了办公室,她小心看了看办公室里有没有别人,才把门轻轻地关上。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推我坐下,她顺手把手搭在我肩上,压低声音,告诉了我那个经常被她的同学的处境。原来,那个同学的妈妈早年就离开了,爸爸最近又出了事故,家中的亲戚不多,能够帮忙的几乎没有。她慢慢低下头,把看向窗外的眼对上了我的眼,仅有几秒钟,又移开了。我看到了,她眼中分明是闪着泪的,那胖胖的脸上小小的眼睛里满是担忧。她用手整了整我的衣领,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能听到尽失严厉,低低的声音:我不想放弃他,尽管他比较调皮,但我知道他内心也是个要好的孩子,我们一起帮帮他,好吗?她重又把目标投向我,那又是另一种眼神,那是信任,我能感觉到我肩上那只手的重量。后来经过我们的努力,我们把助学申请书递交了上去,申请很成功。事后,在班级里,我还是能听到班主任喊他的声音,但是那声音在我听来再也不刺耳了。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她,不仅仅是有着渊博的知识,她更有着高尚的品格。她的心该是有多么的善良啊!伟大而正直的她,让我在心灵一偶开辟出一片圣洁的园地。

或许有一天,她交给我们的知识已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被淡化,但是她的人格魅力在我心中却是永恒,因为那是我用心认识的她。

 

高二(1)班  彭悦

    那时,盛夏还未结束,我们揪着夏天的尾巴踏进了高中。初见老夏是在高一八班。

    入眼是一件花衬衫,青花瓷蓝显得格外惹眼,然后是一张略显精神的小脸。区别于其他人的是那一对眉毛,眉峰向下,格外囧,这是其一。其二是身高,打破了我对男班主任高大威猛、女班主任窈窕美丽的幻想。但就是这小小的身躯支撑起了整个八班。

    我敬佩老夏的尽职。第一次晨练的时候,我们还在抱怨怎么起这么早,在略带寒意的清晨跑步,但老夏却是同我们一齐到达操场的。当时我们不知道老夏是清晨五点多起床,然后再驱车到学校看我们晨练。(这是后来英语老师透露的)老夏没有一句怨言,他默默注视我们跑完两圈。在凉意逼人的冷风中我们感受到被关注的温暖,他在用无声的爱包容着我们。

    我喜欢老夏幽默生动的地理课。他每次的课都分配的很合适,无论是时间还是内容。最让我不可思议的是他的课讲完布置完作业正好响起下课铃。他最喜欢用的词是“可巧”。此语一出,老夏便会略带暗示的挑眉,这预示着接下来的内容很重要。“可巧这条线经过......”“可巧某地在黄河几字形的折角处......”一节课不知道要用多少个“可巧”,只知道一节课下来满脑子都是老夏的余音,可谓功力深厚啊!最重要的是他的每一节课都很丰富,既不会漏掉中重要的知识点也会补充有趣的故事或与事实相关的事例。

  我佩服老夏井井有条粗中有细的性格。他极爱干净,无论是教室还是宿舍都严格要求。我知道这是在培养我们良好的生活习惯,生活上严谨了学习上也同样会有所进步。我注意到老夏的衬衫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褶子。他知道我们每个月高强度的学习不会有很高的成效,所以他在每个月月底给班级过集体生日。让我们劳逸结合。似乎每一件我们看来极难办到的事被他一说就变得理所当然。我还记得他站在教室最前听我们唱《父亲》,唱到深处竟不由把他当做歌曲的主角。没错,他本就是我们的父亲,教育我们成才。我还记得他一开学用丹田发声的有趣理论,一条条理由阐述用丹田发声的好处。绘声绘色的描绘让我们不得不信。在老夏的带领下,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了进步。他犹如父亲一般伴我们走完高一这个艰难的学期。

  何其有幸,高二分班后我们又重逢。老夏将伴我走过高中剩下的时光。或许这只是他教学生涯的一小段,但对我来说已经是生命中最好的时光。

  师恩难忘,师恩难忘!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