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老师(二)
发布时间:2015-01-04作者:科研培训处

路上有你陪伴

高二(2)班 王祯

过去的记忆渐行渐远,只剩远方一个轮廓,告诉我它曾经的存在。

那些不曾远去的,是我不愿忘记的。

开学的自我介绍,我对您的第一印象就是憨厚。您将自己的性格完全展现在了我们面前,也颠覆了我印象中老师老奸巨猾的固有印象。您还略带一份羞涩和孩子气,这与偶尔显露出来的老师的气场相结合,造就了您独特的魅力。

第一节课,您还不是很了解大家,我们也不了解您,所以我们还是保持着警惕与严肃的态度。看到那黑板上有些僵硬的字,我们都偷偷笑了,不是那般飘逸,龙飞凤舞,而是那么一笔一划,每一笔都十分专注,这是在很符合您的性格,后来想想,这也许还是一个暗示,要求我们学数学要严谨、仔细,每一步都要踏实。

开始讲课了。您说话起来不是很连贯,略微有些停顿,不知如何表达,但是,我们还是能够看得出来,你还是很用心的,那衬衫背后潮湿的一片就是最好的证明啊。

作为一名新教师,您的教学经验也许没那么丰富,但正因为这个,您才比其他老师付出更多的精力来辅导我们。佛教中也提到初学者的心态,拥有初学者的心态是件了不起的事。

每次课间,总能看到您在教室与办公室间穿梭的身影,为的是让那些没有跟上大家步伐的同学能够不断前进。每一位同学的每一道题都必须从您那里过目,为的是能够让我们无懈可击地面对每一场考试。

或许您的愤怒并不能让我们感到恐惧,但是我们却看到了您的用心良苦。您是在为我们着急啊,这恰恰又突出了您的不同:用愤怒来表达自己的心急,以激励我们不断前进。

当与您交谈时,您总把笑容挂在脸上,阳光便从那一刻洒下。或许您真的不善言辞,但这并不影响您对我们的关怀与负责。

人生便是一场远行,在远行路上,没有人可以永远陪着你,但有些人可以在我们心中留下无法磨灭的痕迹,这也是一种陪伴。

谨以此文致我们敬爱的张灿老师。

 

我记得

高二(2)班殷钰

笔尖上成珠的墨迹随着难留的光影泛起一道道沧桑,心上眉头,回忆在岁月中翕动,摇出了旖旎春色。我看见了她,我记得她。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她时的样子——利落的短发,短袖,沙滩裤,如同夏日里吹来的一阵风,令人耳目一新。她并未告诉我们她的名字,她只让我们叫她Man哥。后来我才发现,果真人如其名。她自信的笑容,热情的目光,又重新点燃了我奄奄一息的希望。

我记得她上课的样子。她的字写得迅速而娟秀,“哒哒”的书写声是智慧与渴求的碰撞声。她上课时的态度如她的发型般一丝不苟。虽然有时也会有一小撮弯成一段sinα的图像,正如她在课上偶尔的幽默风趣。每当上课提问我不会时,她一回头似乎总是看见我,那锐利的眼神盯得我直发虚。偶尔我也思绪大爆发,一气呵成地说完了一道题目。她在黑板上快速地写着,我们同时完成,她总是会转过身来,笑着说:“非常好!坐下!”我时常觉得她的笑像阳光一样明媚,暖到了心底,暖去了我对数学的自卑。每次上数学课都像冲浪一般,酣畅淋漓,那种快节奏总是让人心潮澎湃,每当下课,看着满满一黑板的板书与例题,总是能让我们心生满足。

我记得她在办公室的样子。她一回头看见我们来问题目总是很欣喜的样子,不像上课时那样,课下的她更温和,她呢喃着将方法向我们娓娓道来。看见小错误她轻点着讲义,稍稍提高的嗓音里透着淡淡嗔怒的味道,又在我们尴尬的笑与她关切的玩笑中慢慢消失了。

我记得她怀孕的样子,依旧是每天准时到班,依旧是她热情的课堂,依旧是她对我们不变的关心,只是她变得更憔悴了。因生怕其他老师的课会令我们不适应而导致成绩下降,直到将要临盆,她还坚持来给我们上课。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她最后还是请假离开了。

轻轻的笔尖,蘸满最深的浓情,在纸上铺陈开来。情感就像拼图,总是被分成无数块,总有几块空白,总有几块被丢弃,总有几块在想念,这抹思念越过时间,越过千山万水,静静停留在高一(4)班那人生初见的美丽之中。一切已成往事,只有时光会记得,我记得她。

 

高二(2)班 沈晨

时光如流水潺潺流去,回忆如沙画缈缈不散,她的身影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每每走进语文办公室,总能听见她爽朗的笑声。在课上,我们也总会被她的幽默逗笑,语文课总是那么欢乐。在我们眼中,她早已不是雷厉风行的语老师,而是幽默风趣,大大咧咧,和我们一起开心一起难过的大孩子。

她总是自称自己是“女汉子”,可是又有谁知道,在一副正义凛然的外表下,却悄悄地藏着一颗温柔细腻的心。

那天刚好是她在我们班看晚自习,因此我们都有点放纵,课间的时候更不用说了,追逐打闹的,到处是欢笑。可是真不巧,我在和别人追赶的时候不小心划伤了胳膊。不过还好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刮破了皮,有些擦伤。作为一个男子汉,这点小伤并不算什么。上课了,我拿着纸巾捂着伤口,若无其事地开始学习。

她走进教室,一见到我,她眼神一动,似乎看出了什么,便走到我的身旁问我怎么了。我笑着含糊了句没事的。她注意到我手臂上的纸巾,便小心翼翼地揭下,然后一脸吃惊,又带着一丝责备:“怎么搞得,叫你不要乱跑的!”她一边说着还一边帮我擦去伤口边上的汗液。“你这要及时清理清理,不然要发炎的!”这时候,她直起身子,环顾着教室四周,抿了抿嘴,像是在想些什么。她在教室里走了一圈。当她再一次走到我桌前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她手中拿着一瓶医用酒精还有棉签,我立马接了过去:“谢谢老师!”便什么也不顾地蘸了点酒精就往伤口上抹。

 “啊——”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她笑了,拍着我的脑袋说:“傻!像你这样消毒不痛才怪!”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刚想重新消毒,她便一把抢过我手中的棉签。“不用!”我刚想说,便看见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酒精瓶,把棉签伸进去蘸了些许,接着便抓着我的胳膊准备消毒。

我紧闭双眼,锁着眉头,做出一副受死的模样。她又笑了:"干嘛!男子汉害怕痛!这痛就是给你点教训,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乱跑!忍着啊,确实有点痛的!”我不敢睁眼。可是当棉签擦过伤口的时候,我紧绷的心便松了下来。原来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痛。可是为什么刚刚自己擦的时候会那么痛?我偷偷地睁开了眼,看见她一边帮我擦着,还一边帮我吹,这样自然也就不会感觉都痛了。顿时,满满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现在已经一年过去了,我已步入高二,可她却再也不教我们了,但还是依旧很想念她。平时喊她老师总感觉奇怪,我们还是喜欢叫她“清泉妹子”。

忘不了您对我期盼鼓励的眼神,忘不了您对我的谆谆教诲,忘不了您对我慈母般的关爱,忘不了您对我朋友般的知心。这一路认识你,真好。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