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梦魇:不能遗忘的时光
发布时间:2014-12-12作者:团委

金陵梦魇:不能遗忘的时光

芦苇抽穗,花子落泪。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曹雪芹

他跌跌撞撞走在路上,像一片将要在风中飘零的枯树叶,一身缝缝补补依旧破烂不堪的灰色大褂,皲裂的嘴唇上血迹斑斑,有的绽开成一朵朵妖冶的荼蘼,有的已经干涸得像一条条扭曲骇人的虫。一节断指,每一滴血,都代表一个撒旦的降临。他那双浑浊到几乎肮脏的眼眸最深处,却是一片沉睡已久的惊涛骇浪,那里有坠落地狱的绝望和接近绝望的希望。

说到30万,你想到了什么,大概百分之百的中国人都会想到南京大屠杀,那一段残酷耻辱到无情的历史,却是真实存在的。

日本人的那些累累罪行我已无力细数,我所了解的,还只是冰山一角。南京大屠杀是日本侵华战争初期日本军队在中华民国首都南京犯下的大规模屠杀、强奸以及纵火、抢劫等战争罪行与反人类罪行。日军暴行的高潮从19371213攻占南京开始持续了6周,此中有20万以上乃至30万以上中国平民和战俘被日军杀害,约2万中国妇女遭日军奸淫,南京城的三分之一被日军纵火烧毁。都说一个民族的风骨都是在苦难中才得以体现的,我们应该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可该如何辩证?30万中国人的鲜血和白骨,最后还要对他们说一句感谢?这个代价未免太大,那当真是“辩症”了。

历史最大的价值到底在哪?那些镌刻在泛黄竹简上,破败石碑上的过往,到底要告诉我们什么?我陷入了沉思。我想,其实历史最大的价值,就是为了告诉你,你是怎么来的。现在的你,是中国历经千年沧桑,无数次被压弯脊梁又无数次挣扎站起才孕育出来的。你还有什么资格怨天尤人,故作矫情,挥霍时光。你没有经历那人间地狱,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苦难,你怎么能不好好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杨六斤,6岁时父亲去世,母亲带着弟弟改嫁,六斤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后,杨六斤住在亲戚提供的空房子里,独自生活。想妈妈和弟弟的时候甚至自己半夜出去找妈妈,但都半路又折回来,因为害怕给妈妈增添负担。每年只能从堂哥那里领500元生活费兼零花钱。恶劣坏境创造了他的生存能力。

杨六斤独自居住在空屋里,每天帮邻居放牛时自行拔野菜来吃,多年来吃过数十种野菜,然而他吃的只不过是一般的野草。此外,他自制捕鱼器到溪边捕小鱼,作为自己的肉菜。同时也利用洗衣粉在溪里洗头。虽然生活苦难、不过他没有太多埋怨,只有在晚上想起母亲才会独自流泪。被问及想透过镜头向妈妈说什么,他摇头:“不想说,因为我怕妈妈不要我了。”

这样一个男孩,正是中国式苦难的缩影,中国人,你还有什么理由抱怨呢,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还是那句烂熟于心的话,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作者简介:

张雨柔    1998.12  15206173719     玉祁高中高一(3)班    中学组   

返回